回到東京,這個我最熟悉的海外城市, 百感交集。

櫻季加上超平日圓, 令東京都内住慣的酒店都爆滿。好在訂到這間新宿御苑前的Apa Hotel(東京新宿御苑前APA酒店), 去年才開,十分新浄,Apa在2011年才冒起, 趁泡沫經濟爆破後大量收購同行, 號稱每月開一新店, 主攻網上預訂。這間位於地鐵新宿御苑前徒步一分, 賞櫻也在對面御苑。地理位置超卓, 方便住客步行三分鐘就可以花見! 這間新酒店在Expedia上面預訂才HK$1266起, 還包早餐, 地庫附設溫泉大浴池, 每天行到累必浸, 住客免費, 值得推薦。

去年才開張的APA新宿店

新宿御苑

御苑入場券為200日圓, 有1300株70多種的櫻花, 大家就坐在被櫻花樹包圍的英式花園大草地上, 野餐和賞櫻。大量淡粉紅色的染井吉野櫻, 染得天空一半藍一半红。醉人美景, 但幾個上海大嬸高聲喧嘩不停大叫, 令我火速逃離。走去遠一些的日本庭園, 遊客少了很多, 湖水倒映, 櫻花成雙, 出動我的花見神器, 就是手機加自拍神棍, 就可以自由伸到樹梢、湖中拍攝想要的角度,即拍即時上載神速。

新宿御苑賞花最方便

DSC_0199

夜櫻勝地

御苑到下午4:30就關門, 轉戰東京夜櫻勝地: Mid Town 商場旁邊的櫻花坂。雖然只有83棵櫻花樹,但400米長的這條馬路, 夜晚就亮起射燈, 將夜空打造成粉紅艷紫, 嫵媚醉人, 濃妝艷抹, 更勝日間。夜櫻以東京鐵塔為背景,還可以坐在兩邊餐廳邊吃邊賞,好浪漫!

Mid Town 商場旁邊的櫻花坂

DSC_0224

DSC_0245

千鳥之淵

更浪漫的地方應該有水才溫柔。護城河畔的千鳥之淵, 兩岸種了過千櫻樹。當櫻花將夕陽西下的河水染成粉紅之時, 就有最重要的靈魂登場: 半小時800円租小木船的一對對情侶。

你坐在小艇上,看山櫻。我劃著雙槳,在看你。

千鳥之淵才是浪漫滿湖的花見聖地

不想被普通話大媽包圍, 可以選擇她們一定不會去的靖國神社。每年日本氣象廳發佈東京的櫻花開花時間預報時,就是以這裡的染井吉野為基準。神社內種有600多株櫻花樹,櫻花祭時有過百檔小食,廣燒、炒麵、烤魚、章魚燒、粟一燒等。也有釣小金魚、射汽槍等有獎遊戲,相比上野和新宿,人流不算多。神社對面的千鳥之淵, 才是浪漫滿湖的花見聖地。用半小時800円租小木船的都是一對對的小情侶, 小木船尾巴上的層層漣漪, 都被櫻花染得粉紅嫩綠, 這才是愛情!

上野花海

大詩人松尾芭蕉的俳句中云: “花の雲, 鐘は上野か, 浅草か?” (意即:櫻花如雲鐘聲響,上野還是淺草呢?), 證明自江戶時代上野就是花見勝地, 總數多達600株的染井吉野櫻, 形成的櫻花隧道, 吸引每天數十萬賞花客。如何突圍而出?你可以抬笨重鋁梯, 也可以像我一樣用自拍神棍自由伸到樹梢、人海之上, 拍攝不一樣的角度! 留意這裡最多人圍的白色櫻花叫山櫻, 在大片緋紅染井吉野之中格外突出。

人潮與花潮同樣壯觀的上野公園

即使拍攝這張相片, 也要出動自拍神器伸進圍欄

東京無非是這樣

東京無非是這樣。我的東京,還是舊的才好,例如回味,例如一些感覺,例如一件人事。

今天重回博多天神拉麵店,不是吃碗廿年都賣¥500的九州豚骨拉麵,吃的每條细麵都是我青春期的東京回憶,有人、有事、有逝去的光,和青澀的愛。

那時我的時薪剛好足夠買一碗拉麵,而這間店門口有"替玉劵"(免費加—個浄麵),成功榮升東京都内最便宜、飽腹、美味的男人快餐,我幾乎每次孤獨的東京晚餐都是這碗拉麵,冬天到夏天。

廿年之後,即使我每分鐘的收入已經超越¥500, 這間老店拉麵仍舊是 ¥500,吃完了我習慣性地叫一聲 “kaedama kudasai”(替玉,唔該!),老闆娘就笑容满臉地遞上一碗熱辣辣的免費浄麵。人面不知何處去,只有拉麵噓噓聲。

博多天神門口

當時為了吃這免費加麵,專門請教我的日本老闆近藤先生怎麼讀 “替玉”? 這位讀慶應大學(著名的私校)的世家子弟笑了, 他們發育時期都要吃替玉省錢。一個世紀前, 魯迅寫道:“東京也無非是這樣。上野的櫻花爛熳的時節,望去確也像緋紅的輕雲。”

我的東京是不變的, 就是喜歡這樣子的她。